IMF预测今年全球增速降至3.5%

时间:2013-01-24 21:44:13 点击: 【字体: 收藏

       【第一财经日报】以“为持久发展注入活力”为主题的第43届世界经济论坛(又称“达沃斯论坛”)1月23日开幕。来自部分国家的政府首脑、企业领袖和国际组织代表2500余人齐聚瑞士东部小镇达沃斯。


  金融危机已进入第五年,与前四届达沃斯论坛的悲观气氛相比,今年的危机感似乎消散了不少。去年此时人们还在担忧欧元区崩溃的可能性,而如今几乎每个人都相信,尽管欧洲仍然需要进行改革,但全球经济的最大威胁已不再是欧债危机恶化。


  恐慌已经消退。然而,全球经济在任何情况下都摆脱不了风险。在表达乐观情绪的同时,参会者总是不忘加上一个“但是”,提醒所有人时刻保持风险意识,继续寻找经济持续增长的驱动力。


  全球经济增长前景改善


  “如今的全球经济形势与一年前相比已有所改善,欧元区崩溃这一尾部风险已经消退,但欧元区的问题还在,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进行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朱民说。


  IMF当天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预测,2013年,抑制全球经济活动的因素预计将消退,全球增长将加快。IMF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平均增长率将达3.5%,高于2012 年的3.2%,但比该组织去年10月的预测低0.1个百分点。


  其中,IMF预计美国今年将增长2%,明年增长3%;在欧元区,尽管尾部风险已降低,外围国家主权融资状况改善,但IMF仍然将欧元区增长预测下调了0.3个百分点,预计2013年将收缩0.2%。同时,IMF预计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今年将增长5.5%,中国今年仍将维持8.2%的高速增长。


  “美国正在复苏,欧洲风险消退,中国仍在正轨,我们有理由感到乐观。”巴林经济发展委员会首席执行长Kamal bin Ahmed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德国央行前行长、瑞银集团(UBS)董事长阿克赛尔·韦伯(Axel Weber)在周三的论坛上表示:“这场危机是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冲击,我们的起点很糟,但我们正在取得进展。经济已经在复苏,多数市场已出现起色。中国经济仍然动力十足,美国经济最低点已经过去,今年或将增长2.5%,明年将增长3%。”


  “无就业增长”仍是挑战


  然而,乐观之时仍然有太多令人担忧的问题。参会者仍然在质疑,目前全球经济展现出的闪光点是持续复苏的端倪抑或只是昙花一现?在这个依然充斥着不确定性的世界里,危机感随时可能卷土重来。


  的确,旧的问题尚待解决,新的问题正接踵而来。


  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表示,目前的复苏仍然是“无就业复苏”,这种经济状况的早期改善并没有惠及就业市场,全球就业形势仍不容乐观。


  在韦伯看来,“为持久发展注入活力”的两个关键因素是“可持续动力和抗冲击能力”。他称:“尽管主要经济体都在复苏,但这样的复苏依然是黯淡的,尤其是缺失了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就业。因此,全球决策者面临的一大问题是,如何创造就业?如何让经济增长能够惠及更多人?”


  全球央行宽松埋隐患


  另一方面,无论是美国、欧元区、英国,还是日本,全球主要央行正以超低利率和前所未有的非常规货币政策试图将经济从衰退中拯救出来——目前看来,他们的努力是成功的。但人们担忧的是,这样的疗法是否留下后遗症?


  韦伯在周三论坛上表示:“我很担忧的是,中央银行被视为唯一的行动者,我们需要预期管理: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央行可以买来时间,让金融系统有序地去杠杆化,但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韦伯警告称:“我们已进入一个非常危险的环境:在私人部门已经过度杠杆化、过度扩张资产负债表的情况下,我们却在用更多杠杆,把问题当作解药来解决问题,这只是在买时间,因为我们正在用下一代的未来换取我们的现在。这是不可持续的。”他表示,央行的宽松政策对于应对2009~2010年的危机是有必要的,但未来央行必须回答的一个更大问题是:如何有序退出来建立一个更加可持续的增长环境?


  重塑信心是关键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全世界都在寻求可持续经济增长、可持续创造就业的方法,但人们却普遍对所有机构缺乏信心。


  “人们对政府、企业和民间组织的信任度已经前所未有的低。”可口可乐首席执行官穆泰康(Muhtar A.Kent)称,“因此,我们的问题是:政府、企业和民间组织改如何面对这样的挑战?如何在三者之间建立一个‘黄金三角’来一起携手解决增长难题?”


  这是穆泰康对“为持久发展注入活力”的一个注解。国际透明组织理事会主席拉贝勒(Huguette Labelle)也强调,透明与诚信应该是未来治理的核心,无论是政府、企业还是民间组织,这样才能重塑信任。


  另一方面,过去几年的地缘政治是如此波动,为全球地缘经济构成了大量不确定性。


  “资本是一个懦夫,除非不确定性和波动性得以解决,资本会从投资中撤退。”陶氏化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利伟诚(Andrew N.Liveris)说,“为持久发展注入活力的重要问题是,如何应对全球经济的下行风险和波动性,创造一个持续增长和创造就业的经济。”


  利伟诚说:“全球经济前景并不令人满意,但我们看到了一些闪光点。一些国家的决策者制定了国家战略,例如新加坡、中国、德国等,以自己的战略来解决问题。但很多国家还没有,很多人忘了是什么让我们处于如今的处境。我们需要教育、自由和创新,这是未来增长的重要驱动力。”

相关文章